最缺的就是轉化成果的“10元錢”

    金融危機引發了全球對發展方式和結構調整進行反思,而風起云涌的創業投資、風險投資熱潮則令業界看到了國內資本市場的潛在力量。如何將科技與金融實現良性互動,令產業斷裂的資金鏈重新銜接?昨天中國海創周“風險投資論壇”上,科技部科研條件與財務司副司長鄧天佐說,從國內現狀看,將科技創新的產業成果走向市場,企業不缺起步的“一元錢”,也不缺擴大規模的“一百元錢”,最緊張的恰恰是轉化成果初期的“十元錢”。

科技企業創業資金鏈呈“杠鈴型”

鄧天佐說,金融危機后期,全球都意識到發揮科技對經濟的支撐和引領作用是轉變發展方式的重要路徑。而對我國而言,意味著必須將科技戰略從以往的以研發為中心轉向創新創業。除了營造政策環境以外,政府重要的工作是要提供資金以及企業產品進入市場的渠道等。而支持企業走向市場的過程中,政府的資金往哪里投,以什么樣的機制投入,就成為一個新的課題。

鄧天佐說,科技與金融結合,應打造起支撐科技創新的鏈條,為其提供相適應的資金服務。現在在產業資金鏈條里,企業投入、政府的扶持和金融資本市場的支持是呈斷裂狀態的,科技金融的使命正是將這個鏈條的資金銜接起來,支撐產業從科技創意、到科技創新產品、到形成新興產業完成“三步走”。

“按國外經驗,創意走向市場所需要資金基本比例是1:10:100。 ”鄧天佐說,好的科技項目,如果在研發階段需要一元錢,轉化成果的過程就需要十元,投產后擴大產業化需要一百元錢。但是國內科技企業創業的資金鏈結構現在呈現出“杠鈴型”狀態——前端、后端的資金相對而言都較充裕,中間環節卻極其缺乏。民間大量資金正流入股市和樓市,沒有很好的機制將這些資金引向新興產業。

鄧天佐強調,打造科技金融鏈條,重點就是如何在中間環節創造一種機制,使資金流動與這個環節相匹配,幫企業擴大中間的“試驗期”。現在急需的動作,一是為推動企業創新打造創新支持鏈條。目前公共的技術創新平臺從全國以及局部都是比較薄弱的。只有一個完好的技術創新鏈條才能支撐企業進行技術創新。二是要解決校企信息不對稱的問題,為高校研究成果找市場,為企業找研發項目。

成果孵化器不應成為“廉價廠房”

“現在,風險投資政府引導基金往哪里投,是一個需要認真探討的問題。”鄧天佐說,創業板推出后,各地都推出引導基金。但是風險投資引導基金不同于產業的引導基金,目前很多地方政府把前者搞成了“招商引資”,都投入到了產業的后期,即“一百元”的環節。造成了創業板IPO階段風險的急劇升高,這不應該是風險投資應具有的功能。“風險投資應該在一個好的產品進入市場前期,解決它成長階段的投入需要,但現在大量的私募基金都集中在爭搶上市的后階段,反而造成風險集聚。 ”

對于如何吸引銀行資金進入科技型企業的問題,鄧天佐說,首先要解決信貸風險的分散和化解問題,這方面的調節手段恰恰是比較少的。政府應著力在提供擔保、推動小額貸款等方面下工夫,營造政策環境,創造制度安排,還要有相應的資源吸引,“沒有資源吸引,銀行不會為科技企業融資服務”。

鄧天佐提出,以往政府扶持企業,過分強調單一扶植,比較忽略對企業加強引導。而企業創業初期具備技術優勢,對管理卻比較欠缺。政府應該在這方面加以引導和服務。

“地區的孵化器應增加功能,而不是簡單地提供一個廉價空間。 ”鄧天佐說,目前以園區為主要模式的“孵化器”為被孵化企業提供的更多的是在硬件上,如較為廉價的場地等,軟件服務的層次相對較低。事實上,孵化器一項重要的功能,是在企業成長的各個階段都能夠提供增值服務。尤其是現在,應更加注重完善科技金融方面的服務,解決小企業融資的瓶頸。“國內已經有孵化器注意到這個問題,開始主動創造環境,集聚資源。 ”

中文字幕一本到无线2015年06月1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科技企業融資差哪兒了

最缺的就是轉化成果的“10元錢” 金融危機引發了全球對發展方式和結構調整進行反思,而風起云涌的創業投資、風險投資熱潮則令業界看到了國內資本市場的潛在力量。如何將科技與金融實現良性互動,令產業斷

添加時間: